• <blockquote id="a6ycc"><center id="a6ycc"></center></blockquote>
    首頁 / 文稿

    (二)實施優勢再造戰略,重塑河南高質量發展新優勢

    時間:2022-03-25
    來源:省委直屬機關工作委員會
    分享到:

      今天我為大家介紹實施優勢再造戰略的有關情況,主要包括3個方面:比較優勢的內涵與變化、河南經濟發展的優勢與挑戰、實現優勢再造的方法與路徑。

      一、比較優勢的內涵與變化

      所謂比較優勢,是指一個區域中由區位條件、資源稟賦、勞動力、資本等因素共同形成的有力發展條件,基本分為以下4類。

      一是資源稟賦優勢。自然條件是社會生產生活的基礎,決定著社會生產力的空間布局和勞動生產率的高低差異,特別是對于受自然資源約束較高的產業,像農業、采掘業、加工業、旅游業等,自然資源稟賦具有決定性的作用。比如,采掘業受礦產資源稟賦影響,大多都布局在原材料和燃料產地,德國魯爾工業區在上世紀以采煤工業起家,由于資源稟賦實現經濟快速發展,魯爾工業區發展成為德國重化工業最發達的地區,工業產值一度占全國的40%,魯爾區的發展促進了德國發展成為世界發達國家之一,但是由于面臨資源枯竭和全球產業變革,導致魯爾工業區衰弱,經歷了長時間的產業轉型升級的陣痛后經濟獲得恢復和發展,現在已成為德國乃至世界的工業綠色發展的典范地區之一。

      二是人文資源優勢。主要包括人口數量、人口素質、歷史文化等方面。人口數量決定著一個區域勞動力的供給能力和消費能力,人口素質決定著區域的綜合競爭力和未來發展潛力,歷史文化則是區域比較優勢的一個重要方面,比如西安作為蜚聲海內外的歷史文化名城,其歷史文化資源一直被全國甚至是世界所矚目,西安充分發揮這一比較優勢,實施“旅游+”和“文化+”戰略,提升國際化程度,提高旅游消費水平,發展全域化旅游,打造出一座博物館之城、演藝之都,西安文旅“西引力”進一步增強,其中大唐不夜城入選全國首批示范步行街,節日期間打卡量多次成為全國第一,去年國慶期間大唐不夜城平均每天接待游客30萬人次左右,商圈消費增速全國第一,旅游業逐漸成為西安市比較優勢最明顯,在國民經濟中發展最快,帶動最強的支柱產業之一。

      三是生產要素優勢。主要包括技術、資本等方面,體現出區域的生產率水平。技術優勢決定著區域的生產力和生產結構,以及在貿易分工中的地位。資本優勢既反映出區域過去生產能力的結果,也代表了今后的生產邊界。比如,美國“銹帶”振興,“銹帶”指美國中西部一帶曾經歷輝煌后陷入低迷的老工業區,主要包括伊利諾伊州、印第安納州、密歇根州、俄亥俄以及賓夕法尼亞州等地區。這里曾經是美國經濟的引擎,隨著交通運輸、產業結構、環境壓力、貿易需求的變化逐漸陷入低迷。然而就在困頓中,一些城市以尖端技術強化科技對產業的引導,從而實現經濟與社會的升級換代。以匹茲堡為例,它現在已經是全美綠化率最高、連續多年被《福布斯》雜志評為全美最清潔的城市,在這里的知名公司中,有西屋電氣這樣的后發企業,也有老牌的美國鋼鐵公司,匹茲堡還是醫療、教育、科技、機器人制造和金融服務業的棲息地,如今在這里已看不到曾經的煙囪林立,也看不到一度的城市蕭敗,256米高的美國鋼鐵大廈依然矗立,告訴人們這個新生的綠都曾經是個鋼城。

      四是交通區位優勢。主要是指依托港口、公路、鐵路、航空等條件,加速樞紐偏好型產業集聚,推動區域經濟轉型升級。統計顯示全世界35個國際大都市中有31個是依托交通樞紐發展起來的,全球財富的一半集中在交通樞紐發達的城市,比如美國孟菲斯依靠得天獨厚的交通區位,大力發展航空貨物運輸產業,吸引了美國聯邦快遞(FedEx)將孟菲斯機場作為樞紐基地,聯合包裹(UPS)、敦豪快運(DHL)等著名快遞公司也在此設有分支機構,推動孟菲斯發展成為全球重要的航空貨運中心,2020年孟菲斯機場貨運量達到461.34萬噸,排名世界第一。

      世界上沒有一成不變的優勢和劣勢,當前的優勢某天可能就會成為劣勢,今天的劣勢也可以發展成為日后的優勢,導致比較優勢變化的因素是多方面的,主要有發展階段、技術變革、要素流動、政策因素等影響。

      二、河南經濟發展的優勢與挑戰

      近年來,省委省政府加強重大戰略、重大規劃、重大工程科學謀劃、布局落子,在部分領域已經形成了一定比較優勢。隨著構建新發展格局加快推進,供需向更高水平動態平衡躍升、產業鏈供應鏈大規模深層次重構、先進生產要素加速流動高效集聚,一些傳統比較優勢會隨著時間推移不斷弱化甚至消失,比如,我省當前存在著交通樞紐“流量”大于“留量”、制造業高端供給不足、內需潛力尚未充分釋放等問題。

      下面,我逐一對我省經濟發展的優勢與挑戰作一簡要分析。

      (一)關于交通區位。河南地處中原腹地,承東啟西、連南貫北,擁有普鐵、高鐵雙“十”字鐵路樞紐,全國“十縱十橫”綜合運輸大通道中有5個經過河南,以鄭州為中心的米字形高速鐵路網基本建成,聯通全國主要經濟區域的“米+井”綜合交通運輸通道初步形成。一是鄭州國際航空貨運樞紐發展迅速。鄭州機場二期工程建成投用,北貨運區工程主體完工,初步形成橫跨歐美亞三大經濟區、覆蓋全球主要經濟體的國際樞紐航線網絡;鄭州機場貨郵吞吐量突破70萬噸大關,躋身全球貨運40強,客貨吞吐量最高分別升至國內第11位、第6位。二是國際鐵路樞紐地位鞏固提升。鄭徐、鄭萬、鄭阜、商合杭、太焦高鐵相繼開通,鄭濟高鐵鄭濮段計劃今年“五一”前正式運營,高鐵里程1979公里,米字形高速鐵路網成形在即。中歐班列(鄭州)輻射境外30多個國家、130多個城市,實現最多每周去程16列、回程18列的高頻次“快跑”。三是高速公路便捷暢通。全省高速公路通車里程達到7216公里,省際出口33個,所有高鐵站、機場、港口和省級產業集聚區實現二級及以上公路連通。四是內河航道升級加快。全省內河航道里程達到1725公里,建成周口、信陽、漯河、平頂山等4個以貨運為主的港口,沙潁河、淮河兩條航道通江達海。

      同時,我省樞紐對產業和經濟的“攪拌器”“放大器”的功能未能充分發揮,交通運輸“流量”大于“留量”問題突出,樞紐偏好型產業規模小、產業鏈不健全、市場競爭力弱,來自周邊區域圍繞樞紐資源、要素的競爭日益加劇,面臨樞紐地位相對弱化、先發優勢喪失的風險。一是交通樞紐建設仍有短板。高效聯通長三角地區的東向通道不足,亞歐大陸陸橋、京港澳等主通道部分區段能力飽和,高鐵里程居全國第8位,仍落后于廣東、遼寧、湖南等省份,“十四五”期間處于在建和前期工作的項目僅有約336公里;高速公路里程排名跌至全國第9位(2006—2013年居全國第1位)、路網密度僅居全國第10位。交通樞紐更多承擔過境集疏功能,引流、駐流能力不足,客貨“始發終到”集聚效應有待提升。運輸組織方式落后,經營主體偏弱,近七成物流園區僅具備一種運輸方式,全省規上物流企業僅占物流市場主體的7.7%,物流市場規范化、專業化程度亟待提升。二是樞紐偏好型產業基礎薄弱。臨空產業結構單一,智能終端產業“一家獨大”,增加值占航空港實驗區規模以上工業的90%以上,且企業多處于來料加工和組裝等初級產品階段。航空關聯產業發展緩慢導致本地貨源匱乏,鄭州機場出口貨物中我省貨源僅占10%左右。高鐵經濟拉動效應有限,全省僅鄭州東站商務區初具規模,其他高鐵樞紐的商務區還在開發過程中。臨港經濟產業鏈條較短,周口港、淮濱港等臨港經濟目前仍以倉儲物流產業為主,關聯產業延伸和配套產業吸引不夠。是要素支撐能力不足。空港、高鐵、海港、陸港四大樞紐型經濟區缺乏產業發展配套和居民生活配套設施,基礎設施和教育醫療等公共配套設施建設落后。促進公平競爭、放寬市場準入等方面仍有短板,制約商品及資金、技術等要素流動的壁壘依然存在,了解產業發展又熟悉樞紐建設的復合型人才和企業家十分短缺,樞紐經濟區與行政區之間管理不協調問題突出。

      1

    2

      關于產業基礎。我省是傳統工業大省,工業總量長期居全國第5位、中西部第1位,2016至2021年,全部工業增加值從1.6萬億提高到近2萬億元,培育形成一批引領帶動作用突出、支撐性強的產業鏈。一是傳統產業競爭力持續提升。主要包括裝備制造、食品制造、汽車制造、輕工紡織、鋼鐵、有色、建材和化工等8大產業,規模約3.4萬億元,占全省工業的比重72%,初步形成裝備制造、食品兩大萬億級產業集群,其中,裝備制造構建形成了電力裝備、農機裝備、盾構裝備、礦山裝備、起重裝備等具有國內影響力的優勢產業鏈;食品產業連續15年穩居全國第二位,肉類、果蔬和面粉加工能力位居全國第一,形成了較為穩固的冷鏈食品和休閑食品產業鏈;汽車產業形成了鄭州整車、新鄉動力電池、鶴壁汽車電子等產業集群;鋁加工形成從氧化鋁、電解鋁到合金化加工等完整產業鏈條,氧化鋁、預焙鋁電解等技術處于國內乃至國際先進水平;建材工業形成了汝州水泥、許昌禹州陶瓷、鄭州新密和濮陽耐火材料、洛陽玻璃等具有全國影響力特色產業集群;輕紡工業量大面廣、門類齊全,擁有新鄉化纖、新野紡織等行業龍頭企業和一批具有特色的中小企業)。二是新興產業快速壯大。2018年以來,我省先后制定了10個新興產業發展行動方案和產業鏈提升方案,建立健全省級領導任鏈長的鏈長制,目前已形成鄭州信息技術服務和下一代信息網絡、平頂山新型功能材料、許昌節能環保等4個國家級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正在加快形成錯位發展、優勢互補的新興產業發展格局。2021年,戰略性新興產業工業總產值占全省工業總產值比重為24%,比2015年提高12.2個百分點。三是未來產業取得積極進展。我省在氫能和儲能、量子信息、基因技術等領域有一定的積累,其中,我省氫源豐富,在氫燃料電池客車、動力系統、車載加氫系統等產業領域科研攻關及產業化方面取得了積極成果,已有一定技術基礎和示范經驗;量子通信產業方面,正在加快建設“一網一中心一基地”(量子通信網絡、研發創新中心、應用示范基地);河南省基因檢測技術應用示范中心是首批國家級基因檢測技術應用示范中心之一,在腫瘤基因檢測等領域有較好基礎。四是載體能級持續提升。把開發區作為全省經濟建設的主陣地、主戰場、主引擎,全省共規劃開發區184個,區內工業增加值、利潤、投資等占全省工業的比重均超過60%,鄭州航空港、鄭州經濟技術等2個產業集聚區營業收入超千億元,全省依托開發區培育形成19個千億級、150個左右百億級產業集群。

      同時,我省制造業多數仍處于產業鏈前端、價值鏈低端,很多領域創新能力弱、資源消耗大、龍頭企業數量少、品牌影響力不強,以中低端為主的產品結構難以滿足日益升級的消費需求等問題突出,面臨在產業鏈供應鏈中出局的風險。一是優勢產業能級不高。部分產業鏈條不完整,大多數位于中低端環節,大而不強、寬而不深,超過60%的企業仍以初級產品為主,對產業鏈供應鏈的整合和控制能力不足,一些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產業仍處于產業鏈不完整狀態,比如我省電子信息產業中智能終端主要以代工組裝為主,非蘋果手機產量低、產值低,缺少其他“硬核”產品;汽車制造產業中汽車整車產量僅占全國3%左右,上汽鄭州、東風日產、開封奇瑞轎車和中重型載貨車品種少、產量低,缺少中高檔產品;食品制造產業中白酒業河南有近600億消費市場,豫酒只占20%左右;安鋼集團作為省內鋼鐵龍頭企業,產品結構單一且普鋼產品比重大,市場競爭力位于全國鋼鐵企業綜合競爭力排名30名之外。特別是,部分產業產能流失問題突出,我省作為鋁工業大省,氧化鋁、預焙鋁電解等技術處于國內乃至國際先進水平,擁有中孚實業、萬基控股、伊電集團、明泰鋁業、萬達鋁業、寶武鋁業等行業龍頭企業,涵蓋從氧化鋁、電解鋁、合金化加工等完整產業鏈條,2020年鋁材產量1031.6萬噸,居全國第2位。受生產成本特別是用電成本等因素制約,自2018年以來電解鋁產能加速向云南、四川、內蒙等省外轉出,目前全省在運電解鋁企業僅剩4家、產能185萬噸。二是新興產業發展滯后。突出表現為創新能力弱、總量規模小、產業能級低、產業鏈不強,缺乏精準有力的規劃引導和政策支持。戰略性新興產業占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比重僅為24%,大幅落后于安徽(35.5%)、江蘇(32.8%)、浙江(31.1%)等省份,特別是新能源汽車、電子信息等產業關聯度高的藍海領域產業鏈競爭力明顯偏弱、后續項目儲備不足,面臨著脫鏈、出局的風險。三是創新能力嚴重不足。高端研發機構和高層次人才匱乏,2020年研發經費投入強度為1.64%,居全國第18位,僅相當于全國平均水平的68.3%。創新鏈與產業鏈融合不緊,科技型中小企業、高新技術企業數量僅為全國的5.7%和2.3%,至今尚無一家本土成長起來的“獨角獸”企業,技術市場成交額僅占全國的5‰左右。四是創新主體能級不高。優質企業數量少、規模小、帶動能力不強,全國A股4120家上市企業河南僅有89家;全國企業500強中僅入圍10家、遠低于山東的47家、江蘇的45家、浙江的43家,其中仍有8家從事能源原材料相關行業;全國制造業500強中僅入圍18家,遠低于山東的75家。

      3

      (三)關于內需規模。一是消費市場空間大。我省有近1億總人口、2200多萬中等收入群體,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達到2.44萬億元,規模居全國第5位。隨著疫情防控成果的不斷鞏固和城鄉居民收入穩步提升,消費總量擴大和結構升級的空間廣闊。二是有效投資規模大。交通、公共服務等基礎設施建設歷史欠賬多,還存在不少短板,比如高速鐵路、高速公路路網密度分別居全國第12位、第10位,全省僅有4個運輸機場,人口超千萬的鄭州城市軌道線路長度僅為207.32公里、居全國第15位,還有很多投資空間。特別是省委、省政府把項目建設作為經濟工作主抓手,確立了“項目為王”的鮮明導向,滾動實施“三個一批”活動,全省上下形成了大抓項目、抓大項目、抓好項目的濃厚氛圍,必將有力拉動有效投資快速增長。三是新型城鎮化潛力大。我省常住人口城鎮化率仍低于全國8.46個百分點,隨著鄭州、洛陽、南陽等中心城市和鄭州都市圈建設提速,縣域經濟高質量發展步伐加快,戶籍、居住證、農村土地等制度改革持續深化,城鎮基本公共服務常住人口覆蓋范圍不斷擴大,農民進城積極性有望進一步提高,預計每年將有150萬左右農村人口轉移到城市,按每個轉移人口拉動4.5萬元新增基礎設施投資、年新增1萬元消費支出口徑計算,僅此一項每年全省可新增投資消費需求超過800億元。

      同時,我省內需潛力尚未充分釋放,面臨經濟循環遲滯的風險。河南常住人口居全國第3位、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僅居全國第5位,實際消費能力與人口大省地位不相匹配,同時以財政投入支撐投資高速增長的模式難以為繼,市場化融資模式尚未完全建立,供需結構性錯配問題突出,內需潛力尚未充分釋放,面臨經濟循環遲滯的風險。一是產業鏈供應鏈協同配套水平不高。突出表現在主導產業的產業鏈區域組織化水平不高,部分行業特別是電子信息、新型材料等戰略新興產業龍頭企業外購件和外協件本地化配套率偏低。比如,裝備制造方面,整機企業與零部件企業不協同不匹配現象突出,據統計,我省裝備制造企業生產的零部件省外銷售比例高達61.7%,2021年許繼集團、衛華集團等龍頭企業省內零部件采購額占比分別僅18%、35%;食品制造方面,奶、酒等高附加值食品本土供需匹配不高,其中乳制品加工企業省內奶源自給率約為63%,本土乳制品企業產量約為30萬噸/年、僅占全省消費量的10%;2020年全省規模以上白酒企業產量28萬千升,銷售收入110億元、僅占全省市場的22%;電子信息方面,目前我省企業以整機組裝為主,2021年全省整機銷售收入占比高達82.4%、零配件企業銷售收入僅占17.6%,且整機企業本地化配套率相對較低,2021年漢威科技、信大捷安等龍頭企業省內零部件的采購額占比分別僅為21%、25%;汽車制造方面,據稅務部門開票統計,2019-2021年我省汽車行業(含整車和零部件)外購金額2529億元、外銷金額1984億元,逆差545億元,2021年宇通客車等龍頭企業省內零部件采購額占比為40%。二是城鄉居民收入偏低。全省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消費支出分別達到26811元、18391元,均僅相當于全國平均水平的76.3%,城鄉居民恩格爾系數高達27.4%,嚴重制約消費能力提升和結構升級,人均消費支出占收入比重低于全國水平。三是消費環境不優。消費領域中高端產品服務供給不足、升級緩慢,大量新興服務消費外流,商貿設施建設相對滯后,全省人均零售營業面積僅為0.057平方米,遠低于全國的0.129平方米。農村商品流通主渠道不暢、銷售網點萎縮,商貿設施和電商物流網絡不夠健全,水、電、路、訊等基礎設施落后,農村公路重建設輕養護,不能滿足農村居民生活水平提升的要求。四是平臺經濟活力不足。互聯網平臺與產業融合不夠,沒有一家具有全國影響力的網絡銷售平臺企業,阿里、京東等網絡銷售平臺在我省僅布局了倉儲、分揀等業務,平臺稅收基本都在總部所在地繳納,我省龐大的消費流量并未沉淀為經濟“留量”。同時,本土微商培育發展不足,加之我省網上零售收貨多、發貨少,現行網絡零售額計算方法以發貨所在地進行統計,導致納入統計的網絡零售額遠低于實際消費發生額,2020年阿里平臺上以我省作為發貨地、收貨地的零售額分別為1564億元和3380億元、逆差1816億元,嚴重影響全省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

      三、實現優勢再造的方法與路徑

      面對傳統優勢弱化、內外競爭加劇的新形勢新情況,省委工作會議和省第十一次黨代會明確提出實施優勢再造戰略,就是要超前謀劃、前瞻布局,加速培育新的比較優勢,力爭在原有基礎上實現新的更大突破。

      (一)推動交通區位優勢向樞紐經濟優勢轉變,爭取讓“流量”變成“留量”。堅持以通道樞紐為基礎,以高效物流為紐帶,以優質服務為依托,推動各類要素資源向交通樞紐集聚布局,加快建設交通網絡、物流樞紐、關聯產業互動融合、協同發展的樞紐經濟體系。到2025年,樞紐經濟集聚成勢,“米+井+人”綜合運輸通道全面建成,以鄭州國際交通門戶樞紐為核心、多節點支撐的樞紐體系更加完善,“通道+樞紐+網絡”的現代物流運行體系基本形成,現代物流產業規模突破萬億元,打造萬億級空港型產業基地和若干陸港型、臨港型等特色優勢產業集群,初步建成具有國際影響力的樞紐經濟先行區。今年重點抓好3個方面。

      一是實施樞紐能級提升行動。完善通道運輸網絡,全面建成米字形高速鐵路網,加快建設呼南高鐵焦作至平頂山段、平頂山經漯河至周口高鐵等項目,全面實施高速公路“13445”工程,推進“一樞多支”現代化機場群建設,改造升級淮河、沙潁河、賈魯河等內河航道,構建直連主要經濟區域的“米+井+人”綜合運輸通道。鞏固提升鄭州國際性綜合交通樞紐地位,加快鄭州機場三期工程、小李莊站及鄭州北編組站搬遷、中歐班列集結中心等重大項目建設,統籌推進洛陽、商丘、南陽全國性和其他區域性綜合交通樞紐建設。

      二是實施物流提質發展行動。依托綜合運輸通道打造12個物流大通道,推進鄭州空港型、洛陽生產服務型等10個國家物流樞紐和30個區域物流樞紐建設,加快構建“通道+樞紐+網絡”現代物流運行體系。培育壯大本土物流骨干企業,重點支持中原龍浩、中州航空等發展航空貨運,瑞茂通等發展大宗商品物流,雙匯物流、大象物流等發展冷鏈物流,鄭州國際陸港等發展電商物流,積極引進一批國內外知名物流企業在豫設立區域性和功能性總部。

      三是實施樞紐產業集群培育行動。產業是行動的歸宿和落腳點,除了熟知的美國孟菲斯、德國法蘭克福,國內也有很多典型成功案例,比如四川成都作為國家級航空高技術產業基地,發揮研發制造航空發動機優勢,集聚了一批軍工集團和航空企業,成都臨空經濟示范區形成了以航空經濟為引領,以電子信息、生物產業、綠色能源等高時效性、高附加值產業為支撐現代適航產業體系;江蘇徐州依托京滬高鐵徐州站規劃國際服務外包示范區,包括商務區、總部基地、生活區等,大力發展軟件設計、金融后臺服務、創新設計等相關產業,2020年服務外包合同額、執行額分別增長32%和23%;安徽蕪湖借力全省港口一體化、港航協同化發展的優勢,重點發展物流運輸、船舶交易、航運金融、法律服務等,吸引奇瑞新能源汽車、海螺集團、新興鑄管、中聯重科等一批具有全球競爭力的重點企業,蕪湖港為安徽省進出口企業融入長三角、融入國際市場,提供了一條“高效、快捷”的物流大通道。具體到我省,借鑒以上城市成功經驗,重點抓好“四個經濟”:航空經濟方面,以鄭州航空港實驗區為龍頭,推進智能終端(手機)產業園、臨空生物醫藥園、雙鶴湖智能裝備產業園等項目建設,形成核心產業集群;培育發展航空金融、國際會展等現代服務業,吸引集聚離岸金融、飛機租賃等業態,高標準建設鄭州新國際會展中心,共同構筑臨空產業生態圈層。高鐵經濟方面,推進中車鄭州生產基地、洛陽生產基地建設,吸引電子信息、機電設備、高端合金等關聯配套產業集聚,逐步形成高鐵裝備“河南造”;前瞻性布局高鐵貨運,建設鄭州高鐵物流一級節點,利用高鐵快運高效集疏的優勢,讓特色產品“跑起來”。陸港經濟方面,高水平建設中歐班列鄭州集結中心示范工程,謀劃布局鄭州國際陸港新節點,到2025年爭取開行國際直達線路達到20條以上。在沿線國家建設一些經貿產業合作園區、特色商品展示中心和海外倉,促進班列運貿一體化發展,同時,推動班列商品進國內各市縣展示展銷,讓商品既有“國際范”、又有“河南味”。臨港經濟方面,支持周口、淮濱等完善提升內河港口及航道設施,因地制宜發展裝備制造、新型建材、食品加工等產業,布局建設臨港物流產業園,將中原地區的貨物通過水運快捷通向世界,打造獨具特色的中原港口貿易中心。

      (二)推動產業基礎優勢向現代產業體系優勢轉變,爭取讓“存量”變成“增。堅持把制造業高質量發展作為主攻方向,落實產業鏈鏈長和產業聯盟會長“雙長制”,推動產業鏈、創新鏈、供應鏈、要素鏈、制度鏈深度耦合,構建支撐高質量發展的特色優勢現代產業體系。到2025年,培育100家左右國內一流的“鏈主”企業,形成裝備、食品、電子、先進金屬材料、新型建材、輕紡6個萬億級和汽車、化工、節能環保、生物醫藥4個5000億級,以及若干千億級產業鏈供應鏈,制造業增加值占GDP比重保持在30%以上,更多產業產品、技術裝備、材料器件進入中高端、成為關鍵環。今年重點抓好5個方面。

      一是實施傳統產業提質發展行動。提升電氣裝備、現代農機、盾構裝備、礦山裝備等優勢產業集聚水平和本地化配套能力,加快洛陽高端裝備制造產業園等建設,打造全國重要的裝備制造產業集群。加快鋼鐵產業優化布局、企業兼并重組和裝備大型化改造,推進有色、化工、建材等行業向新型材料、高端材料延伸,支持濮陽新型化工、洛鞏高端鋁材、焦作鈦鋯等產業基地建設,打造具有競爭力的新材料產業集群。開展新一輪工業企業技術改造,力爭技術改造投資占工業投資比重超過60%。

      二是實施新興產業培育壯大行動。這里安徽合肥給我們作了很好的表率,近年來合肥堅持在創新發展領域深耕細作,以“合肥模式”招大引強帶動產業集聚,由政府直接充當投資合伙人,集中力量支持以地方融資平臺為橋梁,引進一批體量大、帶動性強的行業巨頭項目,撬動上下游企業落地,吸引全產業鏈布局。在汽車制造領域,合肥果斷拿出100多億元投資蔚來汽車,成功引入蔚來汽車中國總部,啟動實施江淮蔚來工廠EC6量產項目、新橋智能電動汽車產業園區,積極搶占豪華車品牌市場份額,目前蔚來汽車與理想汽車、小鵬汽車并稱中國三大造車新勢力,摩根大通分析預測,到2025年蔚來汽車在全國電動汽車市場占有率將達到30%??梢哉f現在創新已經成為了合肥的城市名片。具體到我省,深入實施戰略性新興產業跨越發展工程,推行產業鏈鏈長和產業聯盟會長“雙長制”,動態實施重點事項、重點園區、重點企業、重點項目“四個清單”,加快鯤鵬硬件生產基地、中鐵裝備智能盾構基地、鄭州臨空生物醫藥園、節能環保產業示范基地等建設,著力構建電子信息、智能裝備、生物醫藥、節能環保、新能源汽車等戰略新興產業鏈。

      三是實施未來產業前瞻布局行動。研究制定未來產業發展規劃,加快發展氫能儲能,支持宇通集團等龍頭企業開展氫燃料電池公交、物流車輛示范應用;依托信息工程大學等知名高校和科研院所,建設量子通訊、量子計算重大研究測試平臺,加強腦機交互與混合智能等前沿技術研究,在先進制造、城市治理、公共安全等領域開展示范應用;依托行業骨干企業培育發展基因技術、高端疫苗、高性能影像設備等新產業新產品。

      四是實施開發區高質量發展行動。這方面我省也有做的很好的地市。比如,商丘作為傳統農業大市,堅持以園區發展破局,近年來按照“一縣一品”的產業發展布局,加快特色主導產業全產業鏈發展的步伐,初步形成專業化、精細化、特色化的產業發展格局,永城煤化、夏邑紡織、柘城辣椒、寧陵酥梨、睢縣制鞋等一批區域公共品牌叫響全國。下一步,全面推行“管委會+公司”模式,支持開發區選擇1—2個主導產業、1個新興產業或未來產業,集中要素資源培育,加快形成特色優勢。到2025年,開發區產業用地占比超過60%、主導產業投資占工業投資比重超過70%、工業投資占本地區工業投資比重超過80%。

      五是實施企業培育成長行動。推廣“智慧島”運營模式,建立完善“微成長、小升高、高變強”梯次發展機制,優化提升孵化培育、政策培訓、企業認定等服務,今年全年新增10億級以上龍頭企業25家、上市企業10家、規模以上工業企業2500家。深化國企國資改革,組建國有資本投資公司和運營公司,推進省屬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推動鋼鐵、化工等行業戰略性重組、專業化整合,引導國有資本向戰略性新興產業和優勢產業集中。

      (三)推動內需規模優勢向產業鏈供應鏈協同優勢轉變,爭取讓“體量”變成“動量”。我省消費市場空間大、有效投資需求大、新型城鎮化潛力大,是吸引高端要素集聚、推動產業發展的重要依托。投資方面,2021年我省基礎設施和房地產投資約為1.2萬億元,全省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達24381.7億元,總量位居全國第5位、中西部首位,但由于本土企業綜合競爭力不強、產品結構不合理等原因,我省投資、消費外流現象嚴重,內需潛力并未有效轉化為本土產業發展動力。比如,在建筑市場方面,據統計,2021年全省億元以上公開招標工程中,外省企業中標998億元、占比56%,以鄭州地鐵為例,目前85個在建標段中本地企業參與的僅有16個、占總造價(643.69億元)的22%。在建材市場方面,2021年全省鋼材產能3971萬噸、年需求量約為6000萬噸,總缺口約2000萬噸,且我省鋼材產品以板材為主,建筑所需的型材、管材、金屬制品等需從外省大量調入。在食品消費方面,目前我省乳制品加工企業省內奶源自給率約為63%,本土乳制品企業產量約為30萬噸/年、占全省消費量的10%,其中年產超10萬噸的企業僅有花花牛乳業1家。2021年全省規模以上白酒企業產量24萬千升,銷售收入110億元、僅占全省市場(500億元左右)的22%,其中,最大豫酒企業仰韶年銷售收入35億元、僅占全省市場份額的7%。下一步,重點是以以豫材豫用、豫投豫供、豫品豫銷為主線,推動市場需求驅動供給、政府引導扶持供給有機互動,提升供給體系對本土市場需求的適配性,主要是實施“四項行動”:

      一是實施供需適配行動。以整機和終端產品為牽引,系統梳理中鐵裝備、鄭煤機、洛陽軸承、宇通客車等產業鏈“鏈主”企業產品、原材料、零部件等市場需求情況,推動相關配套企業集聚發展。以食品、汽車、輕紡等消費品行業為重點,實施增品種、提品質、創品牌“三品”行動,全面提升產品有效供給能力和水平,提高產品本地市場占有率。依托強大內需市場和產業配套優勢,深化與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等發達地區合作,推廣“創新策源在外、生產應用在河南、產品市場在全球”的產業合作模式,共建一批產業鏈集群式專業園區,建成投用比亞迪新能源汽車、格力冰洗生產基地等重大產業項目。

      二是實施市場招商行動。聚焦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一帶一路”重點國別等招商方向,發揮我省功能定位和比較優勢,動態完善重點產業鏈招商圖譜和路線圖,開展靶向招商、產業鏈招商、以商招商、專業化招商,在先進制造業、軌道交通、數字經濟等領域引進落地一批標志性項目,吸引更多頭部企業入駐,加快集聚更多優勢技術、產品和要素資源。

      三是實施擴大投資行動。滾動開展“三個一批”活動,強力謀劃推進實施一批強基礎、補短板、利長遠的重大項目。從重點領域看,交通領域,推進機場、高鐵、公路等重大交通基礎設施項目建設,力爭“十四五”期間完成投資9800億元;這里一些新的開發模式也要提前規劃研究,比如廣東肇慶堅持“一站一城”理念,圍繞軌道以TOD站點帶動城市更新,合理規劃布局創新孵化、創業培育、產業發展、生活服務等配套設施,在站點周邊打造功能齊備的產業新城,據了解肇慶鼎湖區通過對TOD片區用地規劃調整及盤活收回等方式整理出大量熟地,快速縮短產業項目動工的前期準備時長,鼎湖山城軌站的鼎湖桂城TOD片區建成2年內就吸引了元氣森林、喬東新材料、廣東環亞14家企業及部分高校、科研機構等入駐,充分釋放了TOD虹吸效應;水利領域,深入推進“四水同治”,實施觀音寺調蓄、鄭開同城東部供水、袁灣水庫、淮河流域重點平原洼地治理等重大工程,完成投資5000億元;能源領域,推進西氣東輸三線中段(河南段)、中原大型煤炭儲備基地、屋頂光伏、抽水蓄能電站等能源項目建設,完成投資5000億元;新基建領域,布局建設國家級行業大數據中心、黃河云、5G基站、外電入豫特高壓輸變電工程等新型基礎設施,完成投資5000億元;生態環保領域,加快超低排放改造、節能環保裝備應用、綜合能源改造等節能技改項目,完成投資1000億元;新型城鎮化領域,開展城市更新行動,實施都市圈軌道交通、市域鐵路、老舊小區改造、棚改房安置、防洪排澇設施、水電氣暖管網等項目,完成投資5000億元。

      同時,一是制定出臺支持建筑業總部經濟發展政策舉措,支持省內龍頭企業跨地區、跨行業、跨所有制重組,積極吸引央企和省外龍頭企業遷入我省或在我省設立分公司,組建省級建工集團,提高我省建筑企業在本地工程承攬中的競爭力。二是建立健全省重點項目常態化供需對接機制,定期收集發布重點項目建材需求清單,組織開展建材產品推介會,支持項目施工單位與省內優質建材企業簽訂中長期合同,進一步提升我省建材就地產銷比例。三是加大公共資源交易中本土產品推廣力度,依托各級公共資源交易平臺門戶網站和政府采購網上商城,通過對本土企業加掛標識、搜索排序、流量引導等技術措施,引導招標人或采購人優先選用本土創新、綠色、中小企業的優質產品,提高本土企業的中標率和采購率。

      四是實施促進消費行動。一方面,穩步提高居民收入,健全工資合理增長和支付保障機制,探索通過土地、資本等要素使用權、收益權增加中低收入群體收入,拓寬居民經營性、財產性收入渠道。另一方面,創造優質供給適應引領消費需求。比如,廣東通過“政府搭臺、協會參與、企業聯動”的方式,實施線上線下配合、全產業鏈協同,推出一系列鼓勵汽車消費的政策舉措,對廣州、深圳省內兩個汽車限購城市進一步放寬汽車搖號和競拍指標,對“國六”標準排量汽車實施每輛車財政補貼從2000元至5000元不等,持續攪熱本地區汽車市場人氣,2020年全國城市汽車銷量排名前10的城市中廣東獨占3席。四川成都搶抓消費需求改善升級機遇,依托優美怡人的生態環境、安逸巴適的生活觀念強力打造品牌經濟,大力發展城市首店和特色小店,通過對品牌首店、新品首發、老字號入駐等給予資金獎補,成功吸引華為榮耀全球首店、古馳美妝中國首店等相繼入駐,國際一線品牌引進率超過85%,打造了一批以太古里為代表的游客打卡消費集中地,2020年國際消費中心城市榜單成都僅次于上海、北京,位列第3名。具體到我省,就是要繼續推進吃穿住用行等傳統消費提檔升級,著力發展“首店經濟”“夜經濟”“免稅經濟”新消費業態,特別是針對平臺經濟活力不足問題,積極引進知名電商企業總部或區域性、功能性總部,支持本土電子商務企業(平臺)發展,加快電子商務示范基地、電商產業園、直播基地等載體建設,舉辦微商創業大賽,打造線上線下時尚消費新高地。

      我們相信,通過實施一系列首創性政策、差異化舉措,一定可以將我省“優勢”轉化為發展的“勝勢”,為實現確保高質量建設現代化河南、確保高水平實現現代化河南目標提供堅實支撐。

    相關鏈接

    前后两根黑人粗暴,被男舍友玩弄jiji,尹人香蕉久久99天天拍欧美p7
  • <blockquote id="a6ycc"><center id="a6ycc"></center></blockquote>